情感日志

发布时间:2012-11-22郑智化,浑浊世间的一朵奇葩

郑智化,浑浊世间的一朵奇葩记得我曾和朋友说过:一个人如果无法做到同化哥的歌曲产生共鸣,那么即使听烂了他的歌,也无法找到那个触动点。我的父亲,可以说是一位不折不扣的化迷。即便如今的...

发布时间:2012-11-22老了,即便说的不是年龄

老了。即便说的不是年龄。确实老了。说的是曾经。日子过得平平缓缓。却少了激情。少了惊喜。少了期望。把所有幻想都平铺在向前的路上。浇铸厚厚的。黝黑的。黏着的沥青。风一打过。就变得无比...

发布时间:2012-11-21我的世界不允许你缺席

一个独立的女子,应该经得起诱惑,耐得住寂寞。一个独立的女子,应该听得了流言,受得了碎语。一个独立的女子,应该忍得了委屈,担得了忧伤。一个独立的女子,应该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生...

发布时间:2012-11-21苟活还是自杀?

在《随笔》里读到关于余虹的文章。人大中文系教授余虹的自杀成为2007年底的一个文化事件。贯穿于余虹的精神世界的核心是对于人的存在之根的寻觅、探索与质询,换言之,就是人如何在这个充满异...

发布时间:2012-11-21感激,我会放在心上的

我曾经不止一次地嘲讽自己说是搞卫生的大妈和食堂阿姨,今天当真把两样都做全了。下午闲着没事,把每一间教室里里外外,走廊、楼道全部拖得锃亮锃亮的,还陪着初一的小鬼们一起欢乐地吃晚餐。...

发布时间:2012-11-21黎明终会到来

关于流浪:每一天都是一片崭新的洋面,流浪者的歌声是汹涌的浪涛。用我固执的脚步、化作笔直的航路。我用漂泊的姿态、描摹出孤独的光彩。看得见风景的生命、我、在路上。我在春天出发,捧一抔...

发布时间:2012-11-12人生再也没有这样的三年

九年前我第一次走进教室,一个长得像体育老师又像留级生的人递给我张纸巾,让我擦擦汗,问我叫什么?九年前,零四年,我有了第一个学号,一开始很多人习惯叫我十五号,因为我的名字太难写,群...

发布时间:2012-11-12和我一起书写我的人生

光阴荏苒,大学四年级了,翻看大一时的随笔,仿佛就在昨天。那时志气满满,给自己定下一个个目标,信誓旦旦的一定要实现。看看现在的自己:平和、充实、简单、快乐,渐渐知道自己想要过什么样...

发布时间:2012-11-12祭奠逝去的第26个光棍节

昨晚总想写点什么,但天公不作美,写了一半就突然断电了,或许老天也不想让我表达些什么吧!今天翻开草稿箱,发现写的那些还在,但怎么都没有继续写下去的感觉,直接删掉算了。今天是11,11.有...

发布时间:2012-11-05由灵魂存在被证实引发的……

刚刚看到网上说灵魂存在被证实。2011年12月31日下午,我睡觉,梦见一个朋友从远方来我家,很疲惫。我煮了饺子给他和我老公吃,他们没有说话,非常祥和,很平和的微笑着坐在一起。我再进屋的时...

发布时间:2012-11-05最真实的两年

我喜欢把现在的事情放在脑海里,等到想写的时候,就不会孤单。即使一个人写东西,也有回忆陪伴。我要写的是2010前的事,两年多了,时光早就过滤了悲伤,回想从前,不过弹指一挥罢了。那些罢了...

发布时间:2012-11-05再美的回忆、也逃不掉沧桑

写日志的这一刻,突然好想哭。不知是哭自己的胆小,亦或是懦弱。可是,悲伤来的那么快,那么突然。离开家到大学求学的两个月,我仿佛每天都是快乐的,没有烦恼,没有忧伤。一切都是那么欣喜、...

发布时间:2012-11-01开始美丽,结局也会令人憧憬

写上时间,才发现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时间总是在不经意中流走。当我发现要挽留后已经离我好远好远。可是在今天这个特殊的日子里,想要抒怀的,并不是那些心里莫名的灰色条。第一次拿起笔,第...

发布时间:2012-10-19我知道,你是个精灵

我知道,你是个精灵。美丽的大眼睛有着无尽的聪慧,和可人。那天,你对春江阿姨说,总是担心我。宝贝儿,一个5岁半的小人儿,你竟是那样成熟。成熟的让身边的亲人心疼。在很年轻的时候,我是一...

发布时间:2012-10-19谢谢那些深深伤害我的人

那些年轻的岁月那些在岁月的尘烟中渐行渐远的日子揉合着那么多笑闹歌哭。那个古怪精灵被男孩子宠坏的女孩子又呈现在我眼前。那时候的我,率性,自我,不会在意别人的感受。很多年过去的这个秋...

发布时间:2012-10-19直到那一天,倏然而至

感恩的心。我们生活在这个世界上,其实都是匆匆而过。即使富甲天下,买下一座城池,最终也逃不脱宿命的安排。生而为人,我们拥有的其实只是在这蓝色的星球上短暂的历程。然而,身在红尘,又有...

发布时间:2012-10-19青春清新,梦幻

夏天是什么味道?是香草冰激凌的味道,还是太阳花的味道?白花花的阳光,炙热的要冒烟的柏油路,穿的清爽性感的女生,还有到处的喧嚣,杂乱。我背着各色的草包,大摇大摆的穿行在都市的街头。...

发布时间:2012-10-19在街头独自跳舞

冬梅姐是小时侯大杂院里的姐姐。嫁作商人妇。商人重利轻别离。总是留她独守空房。我便成了她寂寥人生的闺中好友。大多数时间,她独自带着6岁的小儿子生活。她有着勇敢泼辣的天性。但在平凡琐碎...

经典语录吧©www.jdyl8.com